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3 及 片,新手必看

“李馨,咱不能这样,你这总是在关键时刻反悔,我这心脏都被你吊上来摔下去的折腾坏了。

  ”陈宇这会儿是真急眼了,伸手就要拽李馨的T恤。

  但李馨却死死把住,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最终她红着脸羞声说道:“我不能对不起表妹,所以你最多也就是这样看着我,然后用我的里衣自己……那样儿,如果你不答应就算了,我去订外卖。

  ”话落下,李馨起身就要走,这让陈宇实在没招了,只能选择妥协。

  虽然李馨的T恤并不薄透,看不穿里面的旖旎,但是至少能近距离观赏那种勾魂轮廓。

  所以陈宇兴奋的吞了口唾沫,右手拿着李馨的黑色里衣,开始当着她面忙活起来。

  整个过程中,陈宇都有注视着李馨的俏脸,关注着她的表情。

  李馨显得很羞赧,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那双春痕荡漾的美眸却始终注视着陈宇的手掌。

  甚至都能清楚听见,她的娇息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厚重……这时候的李馨,感觉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样,甚至全身都觉得发热。

  被陈宇当着面做那种事情,她觉得很羞赧,可是这种羞赧中更存在着一种刺激。

  那种仿佛小孩子明知犯错还故意去做的刺激感,让她前所未有的兴奋着。

  尤其是看到陈宇的身下,更是让她本能欲望里面贪婪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哪怕是饮鸩止渴或者是望梅止渴,她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近半个小时过去后,李馨震惊了。

  因为刘刚隐疾的缘故,她有查过那方面的事情,包括男人平均10分钟就算合格。

  但陈宇的手速显然要比真正做那事快,而且时间还达到了半个小时。

  这让李馨在震惊之余,心中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强烈的渴望,甚至带起了她的幻想。

  如果是跟陈宇发生那种事情,会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让她体验到女人的那种快活?这种念头刚刚泛起,李馨就羞赧的回过神来,心中暗骂自己不要脸,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但是骂归骂,骂完之后她还是心有冲动,而且随着陈宇的继续,她的冲动愈发的强烈。

  从李馨的表现中,陈宇读懂了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瞬,他不问自取的突然动手,一把抓在了李馨的身前。

  那一抓,让李馨彻底崩溃,那急促的娇息声,更是变成了一种迷离的嘤咛。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面部表情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旖旎,以及销魂的舒适惬意。

  尽管陈宇的动作很粗暴,可是对现在的她而言,确实让她感觉到满足。

  只是紧随其后的,女性本能的羞耻心就驱逐了一切念头。

  大羞的李馨赶紧睁开眼睛,更是挥手一把推向了陈宇。

  “陈宇,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说好的,你……”正羞声娇斥的时候,李馨却突然发现躺在床上的陈宇,脸上竟然再度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而且很快的,那种缺氧的病态红就重新浮现在陈宇的脸上。

  “陈宇,陈宇你怎么了,你别装啊?”李馨心有担忧,起初她怀疑陈宇是装的,可很快她就发现陈宇好像连呼吸都停了。

  难道是因为情绪激动引发的心脏骤停?!李馨很是害怕,她凑上身子使劲的摇晃着陈宇,“你别吓我啊,陈宇你快起来!”心中紧张的境况下,李馨连医学急救知识都给忘记了,只是本能的摇晃着呼唤着陈宇。

  但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因为随后陈宇就痛苦的喊道:“快帮我,快、快……”顺着陈宇的手指,李馨看到了那挑衅式的狰狞。

  她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帮,于是连她羞赧都顾不上了,毫不犹豫的就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刻,陈宇就感受到了属于李馨的温润,好过瘾,好刺激。

  陈宇当然没有任何病状,一切都是他的再次伪装。

  因为他感受到了李馨胸前的旖旎迷人,所以大受刺激的他想要更多。

  于是在借着李馨一推之下,他成功的‘发病’了。

  而事实证明,眼下他的‘发病’还是有疗效的,成功换来了李馨对他的‘温润关怀’。

  只不过兴奋归兴奋,但此刻的陈宇想要的却更多,他想要一步到位!所以她再度艰难的说道:“不管用,必须那样,最真实才能最快的刺激我发泄出来。

  ”李馨都急眼了,怎么这样啊,这到底是什么状况,都没听说过。

  可眼下显然考虑这些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她(姐弟乱性)就想着赶紧救下陈宇。

  不然等表妹回来后怎么跟表妹交代呀,就说你男朋友摸我那摸亢奋了,嘎嘣一下没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让李馨把身子交给陈宇,而且是以她主动的方式,这也太羞人了。

  抛开对于刘刚的感情和忠诚不谈,单是身为女性的羞赧也不允许。

  然而就在这时,陈宇却表现的更痛苦了,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整个人都快不行了。

  李馨大为着急,她实在顾得太多了,不管是为给表妹交代也好,身为医护人员的责任也罢,她终究还是红着脸伸手探入了裙内,然后在小腿处挂着一条粉色的底裤,迈腿上床,继而红着脸,趴向了陈宇的身子,迎向了那既让她感觉到羞赧、又让她感觉到渴望的狰狞——“啊!”妩媚的迷魂娇吟响起在卧室内,直勾动着人心底最深处的那根欲望之弦,让人迷离。

  只不过现在的陈宇特别好奇,都还没进去呢,李馨叫个什么劲儿?事实上李馨也不想的,就在她准备进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感。

  这种紧张刺激的旖旎时刻,突然像有人挠她脚心,直把她给吓了一跳,这才失声喊出。

  只是当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踩在陈宇的手机上了。

  也顾不得许多,李馨赶紧把手机踢开,眼下当然是救人重要。

  因而红着俏然的脸蛋儿,李馨再次握住了陈宇那里,让自己的娇媚身子慢慢迎了过去……这个时候的陈宇,将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偷偷注视着李馨。

  挂在那双白皙玉腿上的粉色小裤,看起来特别漂亮,是种薄纱的质地,中间还有镂空的花纹。

  陈宇都忍不住的幻想起遮掩在李馨那里时,该会是种怎样的娇媚。

  再往上看那双白洁的玉腿,修长而纤细,更是让他恨不能立刻挎住,给予李馨最劲爆的冲击。

  只可惜,此刻李馨穿着垂膝裙,下蹲的姿势让裙子将她娇媚的旖旎盖住,看不到更多。

  不过陈宇也无所谓了,稍后被李馨的温热娇媚给包夹,那才是最过瘾的事情。

  感受着那只小手的温热,陈宇更加的兴奋了,整个人心中都斥满期待。

  而这个时候李馨的那具娇媚身子,离陈宇的身体也是越来越近,令空气中都扩散出旖旎的味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声再次响起。

  陈宇当时就急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关键时刻打电话。

  于是他想都不想的,伸手就把手机摸起来给丢了。

  只不过刚刚丢掉电话,陈宇忽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出现,而且是个大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随后李馨就忽地一下子起身,羞红着脸提上底裤。

  “陈宇,你个大骗子,你根本没病,你装病骗我,你混蛋!”原本李馨是为了救人才愿意作出那方面牺牲的,可眼下通过陈宇丢手机的举动却让她发现,陈宇根本就没有病,一切都只不过是装的,为的就是骗她主动坐上去,将她的身体占有。

  意识到这点后,被骗的李馨如何不恼。

  想想自己还握着陈宇那里要往自己身子里面送,她如何不羞。

  气急败坏的跳下床后,李馨滚烫着脸颊,抓起床上的里衣就快步跑出了客厅。

  随即更是躲进隔壁的房间里,捂着火烫的脸颊坐在椅子上。

  陈宇大为着急,事情好不容易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哪成想却被个电话给坏了好事。

  于是他连忙做出解释,“李馨,我是刚刚醒来的,我……”“滚,你个臭流氓,你个死骗子,我不要听你的解释!”卧室里的李馨是真的生气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要知道,陈宇差点骗走的,可是她的第一次!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可是羞恼归羞恼,毕竟之前的情绪到位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所以眼下李馨特别难受,那双紧并的玉腿不停磨蹭着。

  李馨希望这样可以抑制下那种羞人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那种磨蹭让她欲望更加严重,以至于脑海中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陈宇那挑衅似的狰狞,这让她的身子好难受……

  这棵梅花,当年由山上移植下来时,为了方便生长,将所有枝叶剪去了,形成一个丑陋的矮树头,而今,八九年了,它早已成为一棵需要仰望才能见得树梢的高树,花信也报了好几回了,只是花朵始终不多,而且限在隆冬之际,盼梅看梅,便成为我们生活里很有兴味的事儿,夫妻二人要是谁先看到梅花开了,都会当做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慌忙告诉对方,似乎怕对方先发现了,抢去了锋头。

    那天,妻在院子里嚷着梅花开了,我立刻夺门出去,果然,一夜之间,在细枝和碎叶间,冒出了许多洁白清亮的小小花朵,像在枝桠间缀了好多星辰,令我们如同坠入梦境的小孩,望着各式各样的幻景,好不陶然。

    过了一两个星期,梅花便日渐枯萎了,我们以为是自然现象,虽有些不舍,也不致于伤感。

  不想,一日清晨起来,推门外出,一枝嵌着两朵晶莹如玉的梅花,竟然迎面而来,乡间的清晨,空气够清爽的了,这一小枝梅花,尤其清澈,我整个人,更是清适无比,不期然奔跑出去,仰头一望,梅花竟又在一夜之间,绽了满树了,而且更溯高枝,细细碎碎的往上攀爬,像经过仙子的魔杖一点,整棵树又跃动起来了。

  这第二次的意料之外的惊喜,绝不是一年一度能够预知的花信可以比拟的。

    怎么会这样呢?原来今年寒流不断来袭,梅花乱了自然行走的脚步,当第一次遇寒流而开之后,天暖了,以为尽了天职,没想到,冬天随着寒流又来到了,遂再重新振奋起来,吐蕊浮香。

     在梅花,似乎多过了一个年,在我们,则多赏了一次梅。

    几天之后,梅花又次第枯萎了,一朵一朵由饱满而枯瘦,由素白而暗褐,我们知道,不可能又再绽放花朵了,花期,是真正的去了!没想到,再过几天,梅树上又绽满星辰了,只是,这一次是绿色的!是一朵朵嫩绿色小花般的新叶,而且绽得比花朵还多,开得比花朵更凶了,虽不是洁白晶莹的梅花,但生命的欣悦有何不同呢?何况,我们知道,这一次绽放的绿色花朵再也不会那么急速凋零了,它将持续成长茁壮,与我们共度一段漫长的时光。

    欢喜不减,却心安如许,看梅叶时心中的舒贴,似比赏梅还要增加几分呢!  记得大学军训那时,每次训练完列队回宿舍,我都会落在队伍的最后面。

  我走得慢是因为路边那些反映在绿丛中的一朵朵大红色的花吸引了我,它们娇艳绽放着,毫不掩饰自己的美丽。

    我喜欢驻足下来仔细欣赏,而这时便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快点呀,你——”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高大挺拔的男孩,绿军装下他柔情几许,轻声说:“你掉队了。

  ”  这男孩总会在我因欣赏花而掉队的时候提醒道:“快点呀,你——”声音富有磁性,充满爱怜。

  每每这时,我就会很不好意思,赶紧追上队伍。

  可我太爱那些花了,它们开得这样美,一定,一定是有一个很美的名字。

   (两性口述小说)  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他:“这花叫什么名儿呀?”他悠悠地说:“大红花——”我听后很诧异,这怎么能成为一种花的名字呢?简直胡说八道!我突然对这个男孩产青年文摘&quo;97.3/42生了反感——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却敢拿一个这么俗气的名字来揶榆一个并不熟悉的人……为此,我再没理睬过他。

    可很多年后的今天,我终于知道了那种花的名字确实就叫“大红花”,也渐渐发觉,这名字其实一点也不俗气。

  但事情毕竟过去了,而那男孩早已成为尘封的记忆……  我想,这生活中原来很多事情都是认真的,却经常以一种不经意的形式出现。

  我们总以为那可能是一场玩笑抑或是一回捉弄,却不知道那其实就是一种出自真诚的暗示或流露,只因为我太吹毛求疵、太神经质了,才会恍然间错过那场冥冥中的安排,铸成一段永不可化解的尘缘……  聪明的你,是否在很久以前也曾错过那大红花下的秘密呢?

幸运的是,林倩没有嫌弃我,一直默默地陪在我身边。

  她给我端水,给我擦脸,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后半场我们去了KTV,是一个豪华包间。

  一进门我都被惊呆了,这里简直像皇宫一样华丽啊!我之前谈过很多业务,免不了要去这种地方,但从来没这么奢华过。

  “今天我请客,只求各位老同学玩的开心!”突然,一个男声在门口响起。

  我们回头望去,是付林东。

  刚才吃饭的时候他没来,说是有事脱不开。

  没想到,这后半场他倒是出现了,而且一下就这么大手笔。

  “各位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点,玩的高兴就好!”他大步走进来,搂着几个男同学。

  付林东还是老样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唯一不同的是戴上了眼镜。

  他穿的还是很休闲,但能看出来都是牌子货。

  脸上永远都带着笑容,让你猜不透他到底想什么。

  对谁都很友善很和蔼,但却让你不经意间察觉到距离感。

  付林东,不是一个好接近的男人。

  “难以捉摸”,就是当年我们给他起的代名词!谁都不知道他家里做什么的,但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富二代。

  “付总,这是菜单。

  ”过了十秒钟,有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

  在称呼付林东的时候,她叫的是“付总”。

  “老付,你混的可以啊!”有个男同学和他关系较好,上前笑着打趣。

  “一个小会所而已,你们快看,咱们赶紧点赶紧玩起来啊!”他含糊其次地略过,招呼着大家别客气。

  东道主都这么说了,谁还客气?大家一拥而上,点了很多吃喝。

  那些平时不敢喝的酒,今天都开了好几瓶。

  反正有钱人家的少爷要请客,谁不想宰他一笔?我也想过去好好点一番,但无奈喝了太多酒,已经昏头转向了。

  “这是曾强?怎么喝了这么多?”模糊之间,我看到他朝我走来。

  张建他们就站在我旁边,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

  刘媛自来熟,很快和几个女同学打成一片,到一旁唱歌去了。

  起初林倩比较内敛,慢热,所以一直守着我。

  但后来,我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包间内咿咿呀呀地,吵得我头更晕了,但又睡不着,只好瘫坐在那里。

  “曾强!你不能装醉啊!来,起来接着喝。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个男同学又拉着我喝。

  反正都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又喝了多少。

  但就是这次同学聚会,改变了我和林倩的轨道。

  躺在沙发上的时候,我好像看见林倩拿着手机出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满脸笑容。

  但我实在没力气去问她干什么了,只知道趴在垃圾桶旁边哇哇吐。

  凌晨,聚会结束,我们回到了出租屋。

  一觉到天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忘了。

  看到卫生间衣服上的呕吐物,我才知道自己昨晚多失态。

  我懊悔地挠了挠后脑勺,恨自己没出息。

  这时,我身后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你醒了。

  ”林倩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让我心里一暖。

  “老婆对不起,昨晚我肯定很失态,让你丢人了!”我一把抱住她,动情地道歉。

  但不知为何,她身子颤了一下。

  那架势,仿佛想把我推开。

  但她终究还是乖乖让我抱着,我才认为刚才是错觉。

  “没事,知道你最近压力大,发泄出来就好了。

  ”她拍了拍我的后背,声音温柔地要滴出水来。

  天啊,有这么好的老婆,我还要求什么?“吃饭吧,我给你熬了粥,对胃好。

  ”她又补充了一句。

  我幸福地“嗯”了一声,跟她去了外面。

  早饭吃的很温馨,虽然只是简单的白粥和包子,但我吃得很香。

  反倒是林倩,仿佛没什么胃口。

  “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觉得可能是昨晚我折腾了很多,她照顾我太累了。

  “没什么,就是天气热了,没什么食欲,你快吃吧。

  ”林倩柔柔一笑。

  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但我总觉得她有心事。

  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

  “对了,我有个朋友刚搬完家,想让我去帮忙收拾一下……”吃到一半的时候她开口。

  没等她说完,我就点头答应了。

  “去吧去吧,收拾完好好玩玩,我在家等你。

  ”我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很是宠溺。

  老婆这么好,我当然也要给她足够的空间。

  “好~”她乐呵呵一笑,转身收拾自己去。

  半小时后,林倩高高兴兴出门了。

  我在家洗了衣服,又收拾了一会,就躺在床上休息。

  今天是周末,也不用上班。

  昨晚喝太多了,实在是有点不舒服。

  张建和刘媛不知道干嘛去了,谁都不在家。

  但下午的时候,刘媛竟然回来了。

  “你没事了?”一进门,她一边脱高跟鞋一边问我。

  “没什么事了。

  ”我淡淡地回答。

  “哎,你昨晚真是喝的太多了,吐了一路啊。

  ”刘媛撇着嘴说,顺便还摇摇头。

  “肯定很丢人吧?”我忐忑地问出口,感觉耳根都红了。

  说真的,我还是一个比较要面子的人。

  “丢人是次要的,主要是对身体不好啊。

  ”令我意料之外,刘媛竟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以为,她肯定会好好笑话我一番,因为她就是那样直爽的性格。

  但没想到,她居然出口担忧我的健康了。

  “趁现在还年轻多喝两杯,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我挖苦自己两句。

  刘媛给我倒了一杯水过来,“来,多喝热水。

  ”“谢谢。

  ”我下意识回了一句。

  “怎么,你还跟我客气啊?”她坐在我床边,用胳膊肘怼了我一下,笑的很暧昧。

  “咳咳——”我被她这个笑吓到了,喝酒都呛了两口。

  “张建干嘛去了?要是突然回来看到咱俩这样……”我看向门口,生怕有人会突然推开门。

  “你怎么这么怂?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啊?”刘媛有点不乐意了,撅起了粉嫩的小嘴。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么,张建对你也确实是……”可能是出于自己的良心,我总是想给张建说好话。

  “别在这当和事老了,真当自己纯洁无瑕啊。

  ”她突然怼了我一句,起身就想走。

  “哎,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我将水杯放在桌子上,起身就抱住了她。

  “你看你,说两句话就不高兴了。

  ”我附在她耳边,有点激动地说着。

  在家里来,还是第一次。

  “你不怕他回来了?”刘媛没有挣脱开我。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怎么,这么渴望是不是想我了?”我出口挑逗她。

  “难道你不想我?也是,每天如花似玉的老婆在身边,还想我做什么呢~”她语气酸酸的,竟然像是吃醋了!“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我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但问完后我就后悔,如果她回答“是”,我该怎么办呢?“对啊!我就是吃醋了,所以现在,我要好好地惩罚你!”她突然一个转身,把我压在了床上。

  我们四目相对,电光火石噼里啪啦地闪现。

  在我和林倩睡过的地方,我和刘媛又翻了一边。

  因为实在太刺激了,我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但还没人回家,我们大着胆子又来了一次。

  这一次,我才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好一番温存,我们终于偃旗息鼓。

  她去浴室洗澡,我躺在床上酣睡。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时分了。

  刘媛也不在,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要不是床单皱皱巴巴的,我还以为和刘媛的是一场梦呢。

  屋里空荡荡的,我突然感觉有些寂寞。

  林倩怎么还不回来?收拾屋子要一天的时间吗?还是去逛街了?我没忍住,给她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有人接通。

  兴许是玩得太嗨了,我没有多想,起床自己叫了外卖。

  难得这么清闲,吃完饭我开始打游戏。

  过了两个小时,张建和刘媛竟一起回来了。

  看刘媛自然的神态,好像白天一切都没发生过。

  难道真是我做梦?这也太奇怪了吧!我们聊了一会天,他们已经准备睡了,林倩才回来。

  她手里提了两个袋子,身上还换了一身衣服。

  “老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关切地问,还主动过去帮她提袋子。

  拿过袋子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是首饰盒,貌似是戒指项链之类的。

  而且看牌子,都是上千块的货。

  林倩发财了?怎么买这么贵的东西?说真的,我们结婚都没给她买过一个像样的首饰。

  这点是我亏欠她的,所以我才那么拼命的工作,想要补偿她。

  “跟朋友收拾地太晚了,之后又拉着我去逛街,好累啊……”林倩脱了高跟鞋,也是一副很解放的表情。

  “辛苦了老婆,这身衣服很漂亮哦。

  ”我夸赞了一句,买两件衣服没什么,我还是可以负担的起的。

  “哇塞,林倩,这可是名牌哎,好几万吧?”这时,刘媛走过来了,发出惊叹的声音。

  我这才看过去,但是等着林倩主动说话。

  “没有啦,我哪有那么多钱,这两个是我朋友送的,说是用不到了,闲着也是闲着……”林倩赶紧解释。

  看她的笑容,我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1864.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429.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6114.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5812.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491.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6606.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1756.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b.aspx?5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