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yson sportus jurassic powers,新手必看

我最近迷上了一名俄罗斯俏少妇,伊莲娜……前几年,老伴给一有钱人家当保姆,雇主是一上市公司老总,他父母早逝,我老伴常年给他们当保姆,照顾他们饮食起居,后又怕我孤身寂寞,让我搬和他们一起住,还特意给我跟老伴准备了一个房间。

  相处几年,男雇主对我跟老伴,就如同父母一样看待。

  相处很融洽,如同一家人一般。

  伊莲娜融合了东欧美女所有的特征,翘臀,蓝色眼眸,深邃的眉角,火焰的红唇,金黄的大波浪,魅力十足。

  她曾是中国留学生,所以中文沟通能力没问题。

  今天一大早,老伴要去超市购物,跟我说糖糖在睡觉,让我看着点。

  糖糖就是他们的小孩。

  我睡得有点迷糊,没在意,不一阵,就听到糖糖的哭声,我立马起床就跑到了婴儿床边,看了一下。

  糖糖睡醒了,应该是肚子饿了,哭的厉害。

  我赶紧抱起糖糖哄着。

  不一会儿,伊莲娜听闻哭声,从她卧室匆忙跑来。

  她穿着一身吊带半透明的真丝睡衣,以前我从未见她穿的这么性感,隐约中,诺大的领口中,一览无余,她竟没任何遮掩。

  “乖,宝宝不哭哦。

  ”伊莲娜从我怀里接过糖糖,哄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忍不住对着她胸前多瞄了一眼。

  刚才听见糖糖哭,我也没太注意形象,直接从被窝里爬起,就穿着一件裤头,只因为刚才多看了一眼,我这心里就跟猫抓似的。

  糖糖被伊莲娜一番安抚下没再哭,才放松下来。

  这个时候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的衣着,大概是觉得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不合适,突然俏脸就红了。

  她低头余光又扫了我一眼,估计是注意到了我的反应。

  顿时又羞又躁,很难为情。

  “马叔,刚才听糖糖哭,我一着急,就没想太多,都没来得及换衣。

  ”伊莲娜轻轻拍打着糖糖的胸口,便转移注意力,对我说道。

  我当时还沉醉在伊莲娜这一身绝美、性感、的半透明睡衣里。

  听了她解释后,我尴尬一笑。

  “我也一样,总是感觉有点怪怪的呢”气氛有点尴尬。

  我也就跟着转移了话题,起身从床边拿了一个玩具,“糖糖,不哭哦,乖,爷爷陪你玩,好不好?”原本我只是为了逗乐孩子,可哪知道,我摇晃玩具的会后,竟无意间,手指触碰到了伊莲娜的胸口。

  里面没遮拦,在我的大拇指外沿触碰了下。

  一阵光滑,酥软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啊!!伊莲娜注意力放在了孩子身上,虽然我刚才触碰了一下,但她似乎没注意,并没说什么。

  孩子露出了笑,没再哭闹,我也算安心。

  只不过伊莲娜穿着这种露骨的睡衣在我面前,而我也只是穿着大裤头,不合适。

  “莲娜,让我抱着糖糖,你先去换身衣服吧。

  ”我刚说完,她俏脸更红了,轻轻应了声,便将孩子递送到了我的手上,然后转身就打算回自己房间,换衣去了。

  可就在她离开房门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意念上的错觉,她的目光总有意无意的盯着我看。

  那一瞬间,她脸上表情特别复杂。

  以前只是从一些小电影中,观赏到欧美女人的身材,今天让我真实目睹了真容,让我一整晚都很兴奋。

  随后几天,只要睡觉,我脑子里就想着伊莲娜迷人的样子,就跟着了魔一样。

  有一次,我竟实在忍不住,脑子里幻想起了她,那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年纪大了,已经很多年都没那种感觉了。

  这天,老伴早早的就哄着糖糖去睡觉了。

  我跟伊莲娜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天气有点闷热,我穿着白衬衫,大裤头,伊莲娜则穿着略为保守的带领睡衣。

  电视里,正好播放着一段欧美影视剧,恰好一段剧情是老公常年不在家,妻子爱上了偷吃。

  我当时不知道是不是入了魔,知道俄罗斯美女私生活比较开放,便简单的与她探讨了一些欧美女人的话题。

  伊莲娜竟一点都不介意,与我分享了不少观点与想法。

  听完后,我想到了她目前的情况,就故意问:“莲娜,那你丈夫常(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年不在家,出差在外,你会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呢?”伊莲娜突然白了我一眼,表情略有羞涩与愤慨:“马叔,你瞎想啥呢?我可不想做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

  ”她回了一句,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影视剧上,我的心情也踏实了不少。

  其实之前我跟伊莲娜接触很少,不过自从上次尴尬的事情后,伊莲娜似乎跟我亲密了不少。

  我胆子也大了很多,试探性的问:“听说你们欧美女人都很开放,你丈夫整天不在家,想必你也觉得寂寞吧?如果你觉得寂寞的话,会怎么办呢?”伊莲娜估摸没想到我会问的这么直白,惊讶的盯着我,然后快速的闪躲开,漂亮的脸蛋,羞躁的一片涨红。

  她伸出手撩了撩耳边的金发,那样子可真是迷人……本以为伊莲娜不会理会我了,正当我打算转移话题的时候,突然她悄悄的说:“寂寞肯定是有的,可我老公得赚钱,长期分居也是无奈的举措。

  ”听了伊莲娜的话后,我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万万没想到这个外表清纯的性感俄罗斯大美女,真的如同网络传闻一般,很开放,真愿意跟我聊这种极为私密的话题。

  突然间,我感觉呼吸急促了不少,伊莲娜的回答,让我更兴奋了,胆子也更大了。

  “莲娜,那你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会幻想什么啊?”我一边问,一边将身子故意往她那边移动。

  伊莲娜察觉到我的小动作后,没什么反应,似乎是默认了我挨着他。

  而且她的呼吸也有点急促,胸口处起伏幅度明显加快,修长美腿也情不自禁往内侧并拢。

  “马叔,我当然是想我的老公啊,还能想谁啊?难道我不想我老公,想你啊?”伊莲娜露着迷人的笑容,开玩笑道。

  不知为何,我与伊莲娜相差三十余岁,她还是俄罗斯人,这种身份距离,让我们聊起这种羞羞的话题,十足刺激。

  见伊莲娜对我的话题,并不避讳,从某种眼神,我料定她心思。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是自由奔放的外国妞,丈夫又常年出差,怕也是孤单寂寞极了。

  “莲娜,想我有啥不行呢?要是真的想我这老头,说不定有别样的感觉呢!”说完,我老脸一红,有点发烫,可能是感觉太厉害,控制不住,所以说的比较直白。

  伊莲娜是外国妞,即便思想前卫,但做梦也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大胆,听了后,呼吸有点急促,整个人有点错乱。

  见我越说越带劲,伊莲娜一张俏脸蛋都枣红了,最后手足无措,站起道:“马叔,不说这些,时间不早,我要回房间睡觉去了。

  ”我正兴起,突然被打断,遗憾道:“好吧,你去睡吧。

  ”伊莲娜微微起身,紧绷的睡裤,包裹着她的翘臀,有如欧美卡戴珊,配上纤细的小蛮腰,更显圆润。

  “莲娜,等等。

  ”我还有点意犹未尽。

  “马叔,还有什么事儿吗?”“我看电视上,你们那边,睡觉前不都要来一个拥抱吗?”说完,我心底有点忐忑不安,生怕被拒绝。

  可哪知道伊莲娜站在原地思索片刻,有点难为情的羞躁,最后竟答应了。

  “好吧。

  ”伊莲娜有点紧张,眼神还瞄了一眼我老伴的房间,大概是怕被我老婆看见吧。

  确定没动静后,她微微的张开怀抱,“来吧……”我盯着她的胸口,至少有F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做梦一样,走上去,紧紧的抱住她。

  伊莲娜上衣略有点松软,我一抱就感受到了那种曼妙滋味,让我邪火窜头。

  我抱的有点紧,瞬间,我忍不住,有了很强烈的感觉。

  伊莲娜觉察到了我的异常,赶紧松开我。

  “马叔,可以了,我要去休息了,晚安。

  ”说完,就快步的进了自己房间。

  看着伊莲娜一脸慌张,狼狈的样子,我感觉就跟做梦一样。

  彻夜未眠!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伊莲娜,这个美艳动人的俄罗斯美少妇。

  次日清晨,老伴去菜市买菜去了,而我准备了早餐,敲门喊伊莲娜起来吃早饭。

  伊莲娜穿好衣服,就到卫生间洗脸,化妆。

  她今天穿的一身红色连衣短裙,开叉的胸口,黑丝袜,黑高跟,第一眼我就迷住了。

  见我走来,伊莲娜跟我打了招呼。

  “马叔,早呢。

  ”“早啊,莲娜,早饭准备好了,你吃完打算干嘛呢?”“约好一闺蜜做spa呢。

  ”说完,就挤着牙膏,弯腰翘臀开始刷牙。

  我在侧面,看着她被短裙包裹的翘臀,顿时想起昨晚一幕。

  那绝美的美臀,让我情不自禁的走到伊莲娜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她。

  伊莲娜被我这一举动,猛地一颤,想闪躲,却被我一把搂住,手悄悄撩开耳边发丝,凑上去,哈了一口热气。

  

老吴把站在一旁受了惊吓的童童拉到了李芬的身旁,说道:“安慰安慰孩子吧!”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抓着童童的胳膊,一双刚哭过还有些红肿的双眼看着他,歉疚的说道:“对不起童童,妈妈是不是吓到你了?”童童摇摇头,伸手过去摸着李芬红肿的眼角说道:“童童长大了,以后可以和吴爷爷一起保护妈妈了。

  ”虽然从他一个小孩嘴巴里面说出这种话有些不切实际,但是李芬心里还是特别开心儿子能这么听话懂事。

  她瞬间就笑开了,站起来拉着童童的小手说道:“走,回家,妈妈做好吃的给你们吃。

  ”三人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们叫停在了原地。

  “哎?这不是我儿子李强那个老婆,李芬吗?”只见一个五十多岁,又肥又矮还特别黑的老女人走过来,看着李芬咬牙切齿的说道。

  闻言,李芬立马回过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这个老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那该死的老公——李强的妈妈。

  她身边跟着两个男人,一个是个唯唯诺诺,一直躲在老女人后面,时不时探出头来,瘦巴巴的糟老头子,就是李强的老爸。

  另外一个比较高大的,满脸胡渣,凶神恶煞的在一旁抽着烟的男人,就是他的亲舅舅,老女人的亲弟弟。

  李强除了性格随母亲,皮相和这两个老人一点都不像,反而比较像他的亲舅舅。

  李芬还大胆的想过,他是不是他的舅舅和妈妈鬼混生下来的,只是找了这个老头做替死鬼而已。

  他的舅舅和妈妈也不是什么好人,视赌成性,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赌光了。

  曾经他们为了还赌债还想过把李芬卖了,只是碍于那个时候李芬怀着她儿子唯一的种,刚好自己的儿子又出了事,所以才没动手而已,不然早就卖了她。

  他们一家人对李芬一点都不好,在他家生活简直就是地狱。

  幸好后来她因为生童童需要照顾,他妈妈又不想理这些麻烦事,直接把她丢回了娘家。

  也因为这个举动,她回到娘家以后才能真正的过回了像样的生活。

  看来,李强还活着并进监狱的事情,已经通知到他们家里去了。

  “李芬啊,我家对你不错吧,你说找到工作要带孩子去城里,我们一家人也没说什么吧?”李强妈妈装腔作势的说着。

  突然间,她又扯着嗓门喊了起来:“你打工就打工吧,你还背着我儿子去搞破鞋,竟然还把我孙子带去老情人家里住着,你要脸不?你不要脸我们老两口还要脸呢,呸……”“这是你那老情人吧?瞧你们一对狗男女的样子,当初我就知道你李芬不是什么好东西,骚浪蹄子一个。

  ”她指着老吴破口大骂道。

  “这不是我的孙子吗?乖孙子,快过来奶奶这里,让奶奶抱抱。

  ”他妈妈看着李芬身旁的童童,满脸油光的笑着,并伸出一双肥胖的手说道。

  拉着李芬小手的童童,看到这个女人在叫他,立马放开她的手,抓着她的衣服躲在了她身后,探出半张小脸怯怯的看着对方。

  一张小嘴嘟囔着说:“你是坏奶奶,你欺负我妈妈和吴爷爷,我才不要你抱。

  ”她气急败坏的说:“尼玛,你个小杂碎跟谁学的,这么没有礼貌,看来你妈没有好好教养你,看老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她说着便对着李芬的方向,快步的走了过来,举起肥胖的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

  李芬立马转身把童童抱在了怀里,此时已经来不及躲了,只好紧闭双眼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结果许久也没发现有巴掌落下,她回过头,看到身边的老吴抓着她那肥胖的大手。

  对于当过兵的老吴来说,再胖的人,这点力气在他面前就像捏蚂蚁一样。

  老吴捏得她生痛,她嗷嗷大叫起来。

  见状,对面抽烟的男人狠狠的把烟摔在了地上,抡起拳头就朝他冲了过来。

  他舅舅嘴里还不停的叫道:“老不死的,放开我姐。

  ”李芬朝着老吴叫道:“老吴,前面……”她的话音刚落,只见他另外一只(姐弟乱欲)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拳头。

  然后越捏越紧,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李强的舅舅被他捏着拳头动弹不得,吃痛的伸腿想要踹老吴的下身。

  没成想老吴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家伙的小心思,一腿便用力的踹在了他的膝盖上。

  他整个人痛得倒了下来,老吴也甩开了他的手,另一边的女人还在嗷嗷惨叫着。

  老吴脸上露出厌烦的表情,不耐烦的把她的手甩开了。

  “你们再没完没了的找李芬的麻烦,下次就不是这样的教训了,听到没有?还不给我滚?”老吴愤怒的呵斥道。

  李强的爸爸站在远处,听到老吴大声的呵斥吓得急忙躲了起来。

  老吴也懒得再理他们,转身把蹲在地上护着童童的李芬拉了起来,然后抱起童童就准备离开。

  “李芬你个贱人,你别以为你现在找了个老男人护着我们就怕了你吗?你们娘俩迟早还是会回来的。

  ”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甘心的说道。

  “说什么?叫你滚没听到吗?”老吴转头对着地上的两个人吼了起来。

  两个人被吓得话都不敢再吭一声,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几人走后,老吴一句话都不说,拉着李芬的手就往大马路上走去,很快就上了一辆出租车。

  一路上,坐在前排的他一句话都没有对李芬说。

  李芬也沉默的看着外面的景色从眼前掠过。

  身旁的童童也因为太累的原因,趴在李芬的腿上睡了过去。

  夜幕降临,几人回到了家里,进门的一瞬间李芬感觉全身的防备都放松了一样,疲惫的往沙发上躺去。

  老吴抱着还在熟睡的童童走进房间内,把他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他从房内走了出来,看着慢慢爬起来坐到沙发上的李芬便走了过去,抱住她,轻声问道:“芬儿,怎么了?还在因为今天的事情烦恼吗?你别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一切。

  ”李芬却抬起一张嫩白的脸蛋,指着饭桌诧异的说道:“老吴,你看桌子上,早上做的早餐,晶晶怎么动都没动。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才发现桌子的东西动都没动过,还好好的摆在原地。

  李芬拉开他的手站了起来,一边往晶晶的房间走去,一边叫道:“晶晶,你在家吗?晶晶?”叫了好久,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忍不住伸手过去扭门把手。

  结果竟然发现房间被锁了起来,怎么开都开不了。

  李芬转身就去找备用钥匙,老吴也觉得有点纳闷,拿出手机拨了晶晶的电话。

  很快,一阵电话铃声从她房间里传了出来,看来手机还在房间里,人多半也在那里了。

  “老婆,备用钥匙给我。

  ”他挂掉电话,从她手里拿过备用钥匙,着急的说道。

  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觉得晶晶不对劲了,现在在外面叫她又没反应,电话声又是从房里传出来的,越想越觉得不安。

  

  追忆似水年华,好像在快速翻阅一本关于自己的画册,那个十八岁的自己,哭着笑着闹着,认真过、任性过、甜蜜过;校园教室少年,考卷阳光微风,黑板老师书堆,一幕幕场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张稚嫩的小圆脸顶着一头短发在欢笑,笑声飘荡在我十八岁的天空,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岁的我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丢进回忆的长河里。

  十八岁的容颜被定格在一张张发黄的照片里,那个短发爱笑的懵懂少女;关于十八岁那年我所经历的很多事,却慢慢模糊在了记忆里,只能通过老旧的记事本想起一二。

    还有一些事,是不用记在记事本里也会被深深的刻在你脑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岁,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时我就开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学校,清晰的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经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学校了。

  毫无征兆的爸妈就吵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冲着爸爸就吼了起来,具体吼了什么我也忘记了,我只清楚的记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见了爸爸眼角的泪水。

    我恨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我看着妈妈焦急的跑过去摇爸爸,而我却头也没回的走出家门,坐上了返回学校的车,想起爸爸眼角的泪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岁的生日,本该周五下课就回家的我,却留在了学校。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踏进家门?不知道回到家看见爸爸要说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回家了,心里五味杂成。

  就在这时,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现在我都记得短信的内容——对不起,是爸爸错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河水。

     我永远也忘不了爸爸的泪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也是最后一次看见;  那一年,我十八岁,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树上的人,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妈训的时候就想着自己要永远离开这个家,再也不用听他们唠叨,想象自己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看着他们着急的找,想象着自己永远离开,让他们难过后悔;可能因为恐惧吧,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那一年,我十八岁,却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妈妈。

    到现在依然记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妈妈也没问来由,就对我一通批评。

  我生气极了,心想反正也没人关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脸。

  妈妈看到后一句话都没说,我却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的泪花,之后很多天妈妈都住在舅舅家没有回来。

  后来我看到过妈妈很多次掉眼泪,但是都没有像那次一样刺痛我的心,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岁,很多事都已经模糊在了回忆里,但我却清晰的记得爸爸眼角的泪和妈妈眼里闪动的泪花。

  爸爸妈妈请原谅我年少不懂事,或许你们早已忘记了这些事,可是它们却深深刻在了我脑海里。

    对不起,爸爸,我该跑过去扶起您,我该主动和您道歉;对不起,妈妈,我应该更早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会再像十八岁时那样倔强任性了。

  看着你们慢慢老去的脸,我祈求时光能温柔对待你们,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孝顺陪伴你们,你们陪我长大,我伴你们变老;   家里人都在劝你去大城市里发展,那里机会多待遇好,在这种观念的熏陶下(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我很听话,努力考上了大学,离开了故土,奔向另一处陌生的土地,这种飞跃的过程很刺激,甚至引以为傲,尤其在面对家乡的人们问起的时候。

  可是当把陌生变得熟悉,新鲜变得寻常,自豪感随之渐淡,便不由自主怀想故土的样子,不是说家乡的变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与刻在脑子里的记忆。

    我尽力的控制我成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无处宣泄,压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这么包容,包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驱壳和灵魂,迟早会变成其中之一,还有就是,我也会抱愧山河。

    以前总觉得陌生的地方才会让人有安全感,没有熟人之间不顾彼此的算计,和相处时理和行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间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视一笑以表寒暄,认识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负担,只有家乡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在熟悉中体味到安全感的地方,这里不是所谓的远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来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朴,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不趾高气昂,不颐指气使,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或者记录,人与人间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压力。

    总有一天,我会觉得快节奏的生活让我颠簸的有些恶心,也总有一天我会尝试着逃避,可是到那时再回到故乡时,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寻常,还是一种作为故人,熟悉与陌生交汇的复杂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阵子,迟早是会离开,毕竟人生来就是一座孤岛。

  

  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以前我从来不信,听到别人说谁家处在七年之痒的阶段,两口子正在闹离婚,我总是一笑了之:神经病!什么时髦不能赶,非要赶这个时髦!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就不信那个邪!但是从去年开始,我的七年之痒也不请自来了。

    我和我老公是大学同学,同系但不同班。

  我是内向型的人,但绝对是好人缘的那种,善良、大方,只要别人愿意接近我,就会喜欢和我长期交往。

  而我老公是那种能干、聪明、会折腾的人,他的主动性非常强,有目标、有计划。

  因为我不住校,所以相对来说不会那么寂寞。

    大一以后,好多住校的同学都卷入了恋爱风,而我总是微笑着冷眼旁观,并且目睹了我老公追女生的若干次表演。

  当然,那时我只是旁观者,并且心里只把那些所谓的恋爱当作游戏。

  后来,机缘巧合,我为了陪我的好朋友,经常和我老公所在的那个小团体接触,因此和我老公也慢慢地熟悉起来。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再后来,他就单独约我出来玩儿或者到我家玩儿。

  他很会讨别人欢心,所以我父母即便看出我们有些超越同学的关系,也没有横加干涉,于是我们就顺其自然地淡淡交往着。

  因为毕业后不知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的关系也总是不远不近的。

    我们的关系发生飞跃是在毕业前的最后一学期。

  我父母离婚了。

  其实他们长期感情不和,我父亲又是个不喜欢和人交流的人,虽然脾气好,可是个老好人,不会维系家庭感情。

  在我的印象中,他似乎从来没跟母亲深谈过。

  而我母亲又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她不能容忍生活在一个无声无息、无滋无味的环境里,于是她整晚整晚地和朋友一起出去跳舞。

    然后,他们吵架,再然后,父亲躲到我奶奶家,对这个家不闻不问。

  但每次回家必定会把工资交给母亲,只留下少少的几十元零花钱,然后再走。

  于是,在那样的日子里,我男朋友到我们家玩儿,还给我们家增添了不少欢乐。

  我和妹妹也受不了那无休止的吵闹,因而在他们离婚征求我们意见时,我们的答案都是同意。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但是我们的伤痛只能自己去想办法治疗,于是,我选择了一个男人的怀抱,他能给我安慰,给我温暖和依靠,让我慢慢学会坚强。

  而我妹妹却选择了离家出走,住在朋友家里。

    现在回想起来,心还在隐隐作痛,离婚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多么大的劫难,而我现在竟也走到了这一步。

  以前我怨过妈妈,为什么那么安稳的日子非要打碎呢?现在反思自己,原来心灵空虚、没有希望,也没有盼头的日子是如此难挨。

  我下定决心离婚,其实只有一点—我不快乐。

    我和我老公毕业的日子到了。

  他确实很能干,经过几番周折,他竟然找到一家郑州的单位可以接收应届毕业生,并且按正规渠道发派遣证、转户口。

  这样的消息在我听来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因为我们上的学校不在郑州,我们这届同学的家长好多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子女安排到郑州这样的省会城市,而我老公只是凭个人胡打乱撞就办成了。

  由此可见,他的折腾水平确实很不一般。

  于是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跟他一起把户口迁到郑州,跳出了那个我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开始了我全新的生活。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刚到郑州,什么事都要自己操心。

  因为家里反对我来,所以我们手里的钱少得可怜。

  但我们充满梦想,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在这个城市挤出一席之地。

  我们租最廉价的房子住,买最便宜的日用品,吃最简单的饭菜,做最辛苦的工作,但是我们心甘情愿。

  那时的日子虽然很清苦,却是充满希望的。

  两个人互相依靠、互相勉励,还会苦中作乐。

  记得从前最常去玩儿的地方就是紫荆山公园,因为那儿不要门票,而且风景很好,很适合放飞身上的重担。

    再后来,我们都换了几次工作,但大都是跑业务,工作辛苦而忙碌。

  到郑州两年后,我们结婚了。

  3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孩。

  我老公是个急性子,他虽然没有很好的耐心带孩子,但是看得出,他很爱孩子,娇惯孩子,而且他很细心,也很挑剔,总是能发现很多问题,所以,他对我的埋怨也慢慢变得多起来。

  我不知道我们吵架、有对抗情绪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只是清晰地感觉到,生气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因为他总是比我看得远,总是比我能干,于是我就迁就他,让着他,家务活儿根本不用他插手。

  时间长了,他就渐渐地认为,那些事就应该是我干的,偶尔干得不好了,当然就是我的失职。

  当他早上找不全一双袜子时,就埋怨说是我不细心;当哪条要穿的裤子我没顾得上洗时,他就一定会责怪我偷懒;而如果他偶尔怄气自己做了一顿饭或洗了一件衣服  时,一定会把脸拉得老长,心不甘情不愿地把锅碗瓢盆摔得梆梆响。

  开始我很内疚,认为确实是自己没有做好,虽然嘴上不依不饶地跟他争论着,可心里已经在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想得更周到一点。

  但是,似乎我总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他总能一针见血地挑出我的不足,然后数落我、打击我。

  我想,我的自信就是在这一句句埋怨声中慢慢沉没下去的。

    生活就这样平淡地过着,我渐渐迷失了自我,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家务活儿、老公和孩子。

  因为家离市区很远,我们早晨7点上班到晚上8点到家,每天一家人能面对面的时间只有两三个小时。

  孩子起得晚、睡得早,有时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天爸爸是否回来过。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他总是很忙,回家也总是有一大堆资料要看,和我少得可怜的交流便是吩咐我做哪些事,或者挑我的毛病。

  于是我忍不住和他争吵,而他总是理由充分地把我驳倒,或者干脆把我晾在一边不理我。

    我也曾经努力(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过,跟他协商每天睡觉前抽半个小时时间说说话,做一点沟通,但是没坚持多久,就被繁杂的家事、成堆的资料、一天的劳累和交流时的心不在焉而冲淡了。

  于是,我们之间的沟通渐渐浓缩到只有不得不交代的事才张口,除了吵架的时候,平时我们都懒得看对方一眼。

    我不知道他是为工作活着,还是为家活着;我也不知道,我是为老公、孩子活着,还是为自己的希望活着。

  我总是告诫自己要忍耐,生活都是充满艰辛的。

  可为什么刚来郑州时那么苦的日子,我们都会在大哭一场之后继续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而现在,我们有了房子,有了不错的收入,有了可爱的孩子,却反倒觉得内心空虚、无法忍耐、没有希望、没有快乐?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在我刚学会工作的时候还充满激情和信心,而在我有了成熟的工作经验、磨炼出了坚忍的性格、有了敏锐的洞察力之后,却觉得失落、麻木、自卑,觉得生活和工作了无生趣?是我自己出问题了,还是终究掉进了充满魔力的七年之痒?我不只是不甘心这样过下去,而且觉得再这样过下去,自己不是发疯就是会变成一个活死人!我受不了了。

  我快要窒息了。

    可我又没有能力去改变他。

  我明白,他也一样身心俱疲,他再也无法提起对我的兴趣,他再也无法容忍我这样那样的毛病,他也在挣扎,他也很痛苦。

    我们之间没有第三者,没有导火索,却走到了尽头。

  我选择了离婚。

  他开始同意,见我来真的了,却又死活不肯在协议上签字了。

  他说:你让我怎么办呢?这个家是我几年来的心血,即使再过不下去,我也不会放弃。

  听起来他是多么义正辞严,那我又是想做什么呢?自私自利?无事生非?无理取闹……其实我只不过是不想行尸走肉般地熬日子而已。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不管他最终签不签那纸协议,我都已经决定离开他,开始我的新生活。

  作出离婚的决定之后,我好像经过了涅槃一样如释重负。

  我知道,当我带着孩子走出家门时,迎接我的将会是更大的生活重担。

    我姓曾,到这家公司已经三年了,名校毕业的我,可是从最基层的IT维护开始做起的。

  06年我毕业于复旦大学,由于当时已经遇到了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我又一定要在上海找工作,这个公司还算规模很大,所以我想就不要多计较了。

    IT维护的工作,其实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就是每天为公司有点职位的人装软件、杀病毒、擦机器之类的工作。

  实在觉得委屈,不过我还是忍了。

    因为自己长得漂亮身材好,性格又温和,人又外向,打闹时也放得开(不过我骨子里还是不会乱来的,呵呵),所以和同事处得很融洽,感觉生活和工作都还是很开心的。

    坏事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有一天我去帮公司空降来的一个姓刘的副总安装电脑,他是那种彬彬有礼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中年男士,感觉他见到我时眼睛一亮似的,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我也没在意。

  没想到三天后人力资源部突然找我谈话,说要我给刘总当秘书。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我对这个职位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觉得好事怎么就轮到我了呢?交代一下,我们公司做过老总的秘书之后,一般都有更好职位安排的,人力资源部总经理以前是公司董事长的秘书,市场部副总做过公司王总的秘书。

    我有点疑惑,就对人力资源说我没有做过秘书工作,怕做不好,让我考虑一下。

  回家跟老妈商量,老妈觉得秘书职位是个花瓶,搞不好老总还要向你使坏。

    又把这事和自己的死党李姐说了,她倒是极力劝我接受这个职位,还说漂亮是资本,不用过期要作废的,你看我们公司做过老总秘书的,哪个被亏待了?内心斗争了两天,我就接受了人力资源的安排。

    秘书工作开始两周还是很开心的,新来的刘总不愧是业界有名气的高管,做事沉稳干练,做人又低调,很快就让公司上上下下的同事都很敬佩。

  难得的是对我这个菜鸟秘书还特别好,做错了事也不责怪,反而耐心地一点一点指导。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这让我对他充满感佩之情,心想真是遇到好领导了,以后要好好学习争取职场进步。

    一个月前一个周五下午,正准备下班回家时,刘总说要我留下来,说有个文件要加班处理一下。

    我想都没有多想就说没问题,就留下来和他一起处理那个文件,内容还很多,搞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他说要是没有什么安排,你就和我一起吃晚饭吧,我犹豫了一下,要是多几个同事一起吃饭也很正常,但就我们两个,感觉有点不妥似的。

    不过我又想,他大我那么多,平时又那么温文尔雅的,自己别太多心了。

  于是上了他的车,去了外滩一家很有品位的西餐厅,说是要奖励我一下。

    餐厅的情调真好,以前都没有体验过那种用餐氛围和高档服务,吃饭时他和我谈了很多艺术方面的话题,才知道他竟然还有那么高雅和博学,心想要是男友有他一半的水准,我也知足啦。

    吃完饭他说我送你吧,我说不要了,您这么辛苦还是我自己打的士吧,可他执意要送,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要是出点意外可不好向你老妈交代了。

  我想就索性享受一下老板的服务吧,可不是我主动要的哦。

    路上听着车里播放的古典音乐,看着窗外的霓虹,听着他娓娓道来的高雅话题,一时间真的感觉有些意乱情迷……走到离我家没有多远的地方,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他放慢了车速,跟我说这是他住的地方,我说刘总我们离得很近啊。

    他说是啊,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住处离得很近的呢,要不到我那里再坐会?当时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说好啊好啊,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但又不好反悔。

    进了他的家,才知道他是独自在上海生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不说大家也都会知道了。

  虽然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强迫我,但我在衣服快要被脱光的时候还是清醒过来了,于是激烈反抗,最后他放弃了。

  我虽然穿着性感,活泼外向,但我骨子里还是不乱来的,再说男友对我很好,我也不能辜负他。

    周一上班时他向我道歉,说自己一时把持不住。

  我说不怪你,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吧。

  之后一个月都相安无事,我想他真算是谦谦君子了,慢慢自己也就真的忘了这件事似的。

    上个星期人力资源部突然叫我去,我心想,做秘书才不到三个月难道就要升职了?谁知他一开口就把我打到了冰窟窿里,竟然是要辞退我!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大声问为什么,刘总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啊,你们经过他同意了吗?  他说我们也觉得不该辞退你,但是刘总他说不敢用你这样卖弄性感的女孩子,而且说,公司也绝对不能留你。

  接着那个人力资源又问我,你到底什么事情得罪刘总了,他那么坚决一定要辞退你?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6507.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7653.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3370.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7566.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511.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6740.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2009.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c.aspx?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