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bebe,新手必看

江小鱼知道不是丁老三的本意,就没往心里去。

  丁婉让他在客厅吃茶,她一蹦蹦去厨房烧菜。

  他这货正忙着接打电话呢,就见丁婉争赤白脸的跑过来说:“小鱼哥,我老觉得厨房有脏东西,吓死我啦!”见厂妹脸都白了,小鱼就得儿一声,来到厨房查看。

  查看了一遍,失笑道:“丁婉,这里没有脏东西,放心吧!”“小鱼哥,我害怕,你在厨房陪我,好不好呀?”丁婉一把拽住他,眼巴巴的恳求道。

  “那行吧,我帮你添火!”有江小鱼陪伴,丁婉这下安全了。

  她一口气炒了四五个菜,蔬菜都是堂婶刘春草送她的逆天菜。

  还有小鱼最爱吃的红烧肉。

  “哇,这逆天菜好好吃哦!小鱼哥,你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哎!”丁婉兴冲冲的夹了一筷子土豆到他碗里。

  “丁婉,逆天菜我不是第一次吃哦。

  不过确实好吃到爆!”江小鱼昨天就吃过,因为逆天菜太好吃,他吃了五大碗饭。

  “小鱼哥,你家也有神田呀?”丁婉紧挨着他这货坐着,不停地帮他夹菜。

  “我家有啊。

  ”“唉,我家没有。

  要有就好了,每天吃一顿逆天菜,那才叫美呢!”丁婉大为艳羡的道。

  吃饱喝足,丁婉手脚勤快地收拾起来。

  她不敢一个人去厨房,拉着小鱼陪她。

  打扫完战场,按惯例丁婉要洗澡。

  偏不巧她家的洗澡间在院子里,外面乌漆麻黑,丁婉就更害怕了。

  “小鱼哥,你过来陪我啊,我怕洗澡间有鬼!”“虾米?这个怎么陪啊?你不怕我看到啊?”江小鱼瞪大眼睛看着厂妹道。

  “好吧,那你就在门口守着!”说着,丁婉这才战战兢兢的进洗澡间去了。

  她不敢关门,特意留了门。

  江小鱼站门口,刚开始还老实。

  可一听里面传来除衣服的窸索声,这家伙就撩得抓肝抓肺,很想猫上去偷看。

  啊!他都没怎么样呢,里面忽是传出尖叫声。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丁婉一头冲了出来,吓得大叫道:“小鱼哥,里面有东西!”江小鱼就嗯?了一声,蹦入洗澡间查看了一遍。

  走出来道:“丁婉,没有东西啊,是你的心理作用!”一蔸眼,这货才知道丁婉衣不蔽体,顿时眼睛都直了。

  “小鱼哥,你进来陪我吧。

  不过你要背过去,不许看!”不等他答应,丁婉一拽把他拽进了洗澡间。

  这家伙哭笑不得,不过,她是个善良的姑娘,他不忍心欺负她。

  女孩子洗澡,没有一个小时是洗不完的,江小鱼对着一堵墙,还好是坐椅子上,不然得累死。

  晚上九点钟,江小鱼因为半夜要起来捉鬼治病,想先睡一觉。

  他这货就问丁婉:“对了,我睡哪个房间?”“当然是睡我的房间呀?”丁婉白天要去电子厂上班,早上要给小鱼洗,她自己的衣服只有晚上洗。

  “啊?那你自己呢?”“咱俩一起睡呀!家里有东西,你让我一个人睡,我不敢呀!”丁婉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道。

  “不行,不行啊。

  要是让你爸知道,他不打死我啊?”江小鱼摇头如泼浪鼓道。

  “我爸脑子不清醒,他不会知道的!我是女孩子都不怕,你是男人怕啥呀?”丁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这倒是哦。

  这下江小鱼就没语言了。

  丁婉对他可体贴入微了,就像贤惠的媳妇伺候丈夫,给他打来温水洗脚面。

  这家伙就得儿一声,进入了丁婉的香闺,倒床上就睡下了。

  农村初夏的晚上比较阴凉,睡觉要盖被子。

  江小鱼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只闻到夏被有股子淡淡的香气。

  一会儿,丁婉也上床睡了,她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就问小鱼:“小鱼哥,你睡了没?”“我没有,你呢?”“我也一样!小鱼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突然,从丁婉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闻着闻着,小鱼就昏了头道:“丁婉,我想吻你一下,可以不?”“啊?不行,不行呀。

  我妈说,女孩子的吻只能给自己男人哦!”丁婉拒绝的道。

  “额,那倒是。

  ”他这货心说喵了个咪,我怎么能这样呢?是不是太坏了?打消了歪念,江小鱼大头一歪,很快进入了梦乡……不知什么时候,江小鱼正呼呼呢,突然就有人使劲摇他。

  “谁,(大炕上性经历)是谁摇我?”他这货一骨碌弹坐起身,揉揉忪惺睡眼。

  就见丁婉害怕的看着他道:“小鱼哥,十二点到了!”一听十二点到了,江小鱼飞快滑下床头,问丁婉拿了钥匙。

  关押丁老三的房门也在客厅内,他这货贴着房门听了下,屋内静悄悄,丁老三应该睡着了。

  打开门锁,吱呀,江小鱼第一时间开灯,蔸眼就见丁老三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呢。

  一蹦蹦了进去,小鱼第一感觉就是屋内的阴气重得要命。

  一到里面,鬼影憧憧,让人头皮发麻。

  说实在的,江小鱼也有点发毛,心里一紧一紧的。

  这家伙只好硬着头皮上,只见他拿着一面城隍印,口念咒语,就在丁老三的印堂上戳了一章!“妹子,出来吧!我是江小鱼,有什么冤屈,你可以告诉我!”就见一个女孩从丁老三体内飘了起来。

  “小师傅,我叫小珠,是天坑村人。

  我是下班回家途中,被人坚杀的!我的尸体被凶手藏起来了,凶手也没抓到,我冤呀!”“坚杀你的人是谁?”江小鱼头皮发麻的道。

  “是同村的良超东呜呜!”“小珠,冤有头债有主,坚杀你的是良超东,你干么不上他的身,而要找丁老三上身呢?丁老三是老实巴交的好人啊!”马小冲不解的问道。

  “小师傅,我也想上那个恶人的身呀!可是,那个恶人阳魂至刚至强,我不能靠近半分!最后逼得没办法,只好找丁大叔上身。

  我等了好几个月,才等来你这个高人!”江小鱼心说,娘西皮,看来那个良超东也是至阳之体,至阳之体自带避邪技能。

  “虾米?你要我帮你报仇。

  ”“小师傅,以你的法力,能不能摄走良超东的阳魂呢?”“额,这个当然可以!”他有一枚专门摄魂的法印叫做神霄印。

  上次他把村霸摄成傻子,就是神霄印的功劳。

  “小师傅,只要你搭把手,把良超东的阳魂摄走,接下来报仇的事归我。

  以后,我就不再打扰丁大叔了!”额,看上去这个办法可行。

  小珠可能是通过鬼上身的办法,让良超东抹脖子自杀。

  不过,江小鱼想了想后,还是觉得不妥,就摇头如拨浪鼓道:“小珠姑娘,不行,不行啊,不是我不帮你。

  我去摄魂,被人发现了,你的大仇是报了,他家人不找我拼命啊!”“良超东媳妇不在家,他一个人睡。

  咱们半夜去,不会有人看到!小师傅,你行行好,帮我这一次,日后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小珠弱弱的央求道。

  “小珠,我打下手可以。

  不过,摄魂后,你不能当场让他死。

  等过几天,你再伺机报复。

  ”这样一来,就算有人看到过他在天坑村露面,凶手的家人也怀疑不到他头上。

  “好呀好呀,小师傅,那咱俩现在就出发吧!”见小珠化成一道阴风,从门口飘了出去,紧接着,飘过了丁家的大院。

  江小鱼得儿一声,来到丁婉的闺房,告诉丁婉:“你爸的邪病好了。

  就是身体有点虚弱,休息几天就没事!”“真的呀?谢谢小鱼哥!那小鱼哥快上来吧,补个回笼觉!”丁婉兴冲冲的看着他道。

  “婉丫头,你家的脏东西没有了,你自己睡。

  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情!”江小鱼说完就走。

  吓得丁婉下来死命的拽住他:“小鱼哥,我害怕呀!你办事,明天来办呀!”“这事必须今晚办!”江小鱼一把甩开丁婉,大步离开了丁家。

  蹬蹬蹬,匆匆来到院外,就看到小珠在外面等他。

  江小鱼打着把手电,一阵穿花渡柳,跟着小珠朝着天坑村出发。

  小珠没有影子,走路也是飘着走。

  这个时候,天上有一轮半月,淡淡的月光洒下来。

  江小鱼胆再肥,跟着一只女鬼走在荒村野外,也未免有点打忤。

  好在白鹭村距离天坑村不远,也就里把的路程,而且是走的大马路。

  巧的是,良超东家的三层小洋楼就盖在马路边上。

  下了一个坡,径直就来到良超东家的院门前。

  一看是扇大铜门,就知道良家家境不错。

  小珠如入无人之境,化作一股阴风钻进去后,帮他打开了铜门。

  吱呀,江小鱼炸着胆子,事先拿好神霄印,一闪就进去了。

  很快,小珠把客厅的大门也打开来了。

  良超东就睡一楼右侧房间,小珠把房间门打开后,因为受不了至阳之体的冲击,立刻逃之夭夭,在院子里等他。

  喵了个咪,怎么感觉像做贼一样?江小鱼鹤步摸到门前,确认姓良的睡死了,一猫腰就进房间去了。

  拿手电一照,就照见有一个男的,那男的睡得跟猪一样。

  他这货摸到床前,拿神霄印往他脑门上一盖,盖完就溜了出来。

  小珠殿后,把两扇门原样关闭后,跟上江小鱼,一阵疾步如飞。

  两个一口气跑到白鹭村的村口,他这货才放慢脚步。

  回头发现小珠跟屁虫一样在后尾随,江小鱼就愣了愣,心说喵了个咪,这女鬼不会是赖上我了吧?“小珠,你跟我干嘛?赶紧去通知你家人,把你的身体找回来啊?”“小鱼哥,你收下我吧。

  你帮我修行,我呢,给你做使唤丫头。

  你叫我向东,我不会向西,你叫我抓鸭,我不会抓鸡,什么都听你的!”小珠娇滴滴的央求道。

  虾米?鬼丫头!江小鱼说实话,刚开始见到女鬼,还真有点害怕。

  但是相处时间长了,他就没那么打忤了。

  毕竟,小珠不是恶鬼。

  真收她当鬼丫头,以后也能派上大用场。

  想到这里,这家伙就有点心动了。

  “小珠,你说帮你修行,怎么帮?”“我们鬼类一般是靠吸食人的阳气生存。

  吸食的阳气多了,就能慢慢升级,修练妖术!问题是,阳气充足的人,往往阳魂强大,我不能靠近。

  这就需要你的神霄印帮忙!”小珠兴冲冲的解释道。

  “这样啊,我明白了!”江小鱼恍然大悟。

  “小鱼哥,你答应啦,太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哦!”小珠开心得像过大年。

  “收下你可以,不过我给你立个规矩,一你要听我指挥,二你不能祸害人间!”江小鱼提要求道。

  “我是你的丫头,你是我主人。

  我当然听主人的话!”小珠忙不迭赌咒发誓道。

  

但老赵此时理智还在,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他赶紧站稳身子,把手从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小姑娘则是等老赵彻底站稳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转过身去有些害羞的说道:“没事爷爷,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赵则是也赶紧转过身去,说道:“你赶紧把衣服换上吧。

  ”不一会,小姑娘就换好了衣服,搀扶着老赵从浴室出来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卧室的路上,老赵开始打听起小姑娘的情况了。

  “我叫江思思。

  ”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

  ”老赵疑惑的问道。

  “因为……”江思思在这里有点欲言又止。

  老赵见她不愿意说,便也不强迫,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你要是真没地方去,就到我这先住下,我姓赵,你以后就叫我赵爷爷吧。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绪,高兴的抱着老赵的手臂摇着说:“谢谢赵爷爷。

  ”由于江思思此时穿的还是她刚来的那件单薄的体恤,那丰满柔软的感觉顿时通过老赵的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顿时老赵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又被江思思给撩拨的燥热了起来。

  于是他赶紧对江思思说道:“前面就是卧室了,人老了就是不行,这摔了一觉这腿脚就不行了。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则赶紧停下自己剧烈的动作,柔声说道:“对不起爷爷,都怪我,待会我给你揉揉腿吧。

  ”进了卧室,江思思把老赵扶在床上坐下,便开始准备为老赵揉腿。

  “思思,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这双腿不争气,摔了一觉就不能动了……”“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烦你,希望你别介意……”老赵有点歉意的说道江思思赶忙说道:“赵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刚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摔跤的。

  ”说着,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摆,蹲在床边。

  由于是大夏天,老赵下就穿着大裤衩,整个小腿都露了出来。

  江思思在老赵的指点下,双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开始慢慢揉动起来。

  感受着那双温润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赵又忍不住的开始亢奋了。

  尤其是想到刚才那双小手还爱抚在江思思身前那两簇饱满上,他更加兴起,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过宽松的衣领,老赵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风光。

  近距离的观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视觉效果惊人,仿佛要把他魂儿给吞进去似的!他那里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剂似的,瞬间撑的老高,几乎把裤扣都给崩开。

  江思思这时候依旧在埋头帮他按摩小腿,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顺便让你见识下我的本钱!“那什么,思思啊,主动脉是恢复的关键,主动脉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赵这时候起了龌龊心思,但嘴上却说的一本正经。

  江思思正专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朴的她听到这话也没多想,开始往上面按。

  结果双手刚触碰到老赵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赵的裤子被撑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当时就羞到不行,脸上火辣辣的,赶紧低下了头。

  她明白,老赵肯定是因为两人有了身体接触才会这样儿。

  但是那种巨大的视觉冲击实在让她心里有些发慌,脑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想着赶紧帮老赵把腿按摩完,好逃离这种尴尬的处境。

  见江思思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羞红着脸低下头继续按摩,老赵心中大喜。

  看来江思思并不反感他那里,甚至还有可能对他那里馋得慌。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再加上那双温柔小手在大腿上的抚弄,老赵更躁了。

  他觉得,跟江思思弄一弄的希望更大了,他要加把劲儿!在江思思羞红着脸蛋儿给他按摩腿的时候,他又泛起了花花心思。

  江思思完全不知道老赵早就盯上她了,她强忍着不去看老赵那里,低着脑袋,心思杂乱的按摩了十分钟。

  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毕竟眼下处境太过尴尬。

  她正想问问老赵是不是可以了,却突然听见一阵‘砰砰’的捶打声在面前响起。

  她有点不明白老赵捶打床干什么,可又不敢抬头看,惟恐看到那暴躁的物件儿。

  于是江思思闷着头问道:“赵爷爷,你怎么了?”但是在她询问完后半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捶打床的声音也消失了。

  她忍不住心里好奇,抬头一看,发现老赵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脸色闷红,几乎都成绛紫的颜色,像极了电视上那些被人掐住脖子好久才松开的人。

  “赵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江思思被吓到了,连忙询问。

  老赵也不说话,一个劲的大口喘气,手掌还不停拍打着胸前。

  这可把江思思吓坏了,不知道老赵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她紧张的连番询问下,老赵过了近一分钟才把气喘匀,悠悠地作出解释。

  “我有心脏骤停的毛病,刚才拍打是向你求救,还好缓过来了,差点活活憋死。

  ”江思思吓了一跳,心脏骤停这毛病她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两三分钟不喘气人就憋没了。

  所以她心里特别愧疚刚刚没有发现老赵的异常,“对不起对不起赵爷爷,我真不知道你有这病……”江思思还想说些道歉的话,老赵却大方地摆摆手,“没关系的,思思,这不怪你,你今天才来,只怪我自己没来得及跟你说清楚。

  ”听到这话,江思思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

  明明赵爷爷对自己这么照顾,还给自己留宿,结果自己居然没发现赵爷爷的求救,她很愧疚。

  “思思啊,你会心脏复苏吗?我下次犯病的时候,你帮我做心脏复苏就好。

  ”老赵突然问道。

  江思思赧然的摇摇头,但她随后就表示,“不过我可以去学。

  ”老赵等的就是这个,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那就我来教你吧。

  我先把你当病人给你示范一次,等下次我犯病的时候,你按照我的示范来做就行了,可以吗?”老赵询问道。

  “好!”江思思想着这是救人的事,也没多想,直接点头答应了。

  随后,老赵就招呼着江思思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躺在床上,仔细看我手的姿势,然后用身体去感受我的力量大小。

  心脏复苏时按压的力量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你得仔细感受。

  ”听说要躺在床上,又看到老赵双手重叠后十指交扣的动作,江思思想起了电视剧中的情景。

  那些施救者就是这种手势,然后按压在病人的胸口。

  想到稍后老赵要把手按在那儿,江思思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她有些难为情,毕竟那么敏感的地方,跟老赵也是头一次见面,她想拒绝。

  可是一想起刚才老赵发病的状况,想起因为自己的缘故差点害死老赵,她又很愧疚。

  在羞涩与愧疚的纠结中,心地善良的她终究选择了后者。

  躺在大床上,江思思深吸了口气,又看了眼自己高耸的身前,最终羞羞的闭上了眼睛。

  她劝慰着自己,这是为了能学会急救的本事,是为了以后能报答赵爷爷对自己的照顾……看着躺在大床上美眸紧闭的江思思,老赵眼神中透露出了猥琐的贪婪。

  他双手撑着身子爬上床,骑坐在了江思思那双修长的美腿上。

  看得出来江思思有些紧张,紧闭的双眸带动着睫毛不停颤动,可就是不敢睁开眼睛。

  见她这样,老赵更兴奋了,弯下腰,低头垂到了江思思胸前。

  江思思只穿着一条单薄的体恤,里面又没穿内衣,所以近距离的老赵一眼就看透了。

  好过瘾呐,即便是躺着的姿态,那儿也特别的挺,随江思思紧张急促的娇息而一颤一颤的,如同在招手诱惑。

  老赵被刺激到不行,低下头在那儿深深的嗅了一口。

  很香,有香皂的熟悉味道,更有一种女性的芬芳。

  贪婪的吞了口唾沫,老赵这才朝着江思思前面伸出了手……当手掌成功按压在江思思身前的傲娇上后,温热和充满弹性的感觉充盈着老赵的掌心。

  尤其是那饱满的最顶端,更是有些发烫似的,让他手感特别的强烈,大受刺激。

  原本老赵还准备一下下的按压,可真的触碰到江思思那里,他变卦了,忍不住心头的冲动,拿手掌开始在按压中搓弄。

  为了给自己找个借口,他还解释说:“医生说这样按压中的揉动,能激活心脉。

  ”心脉是个啥,老赵自己都不知道,毕竟他连心跳骤停的毛病都是虚构的。

  可江思思不知道,她只感觉到有双强而有力的大手,一下子就按到了她那里。

  特别的用力,都快给按爆了。

  而且那双手还在搓弄,搓的她心里火烧火燎的,未经人事的她第一次被男人接触那儿,有种恐惧感,但其中隐隐还夹杂着兴奋的期待。

  她惧怕这种念头,想要让老赵把手拿开。

  可是当老赵给出她听不懂但好像很合理的解释后,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是治病救人,自己怎么能往那种事情上去想呢?只是……老赵搓弄的真的很用力,而且让她那儿特别的舒服。

  今天被老赵碰到了那里,尤其是那么强而有力的温热大手,让她忍不住的有些兴奋。

  尽管她知道出现这种念头很羞人,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尤其是当老赵顺时针的动作突然转换成逆时针时,一下子就搓弄到最上面了。

  那一下,她就跟被揪了一把似的,舒服的要死要活,本能的发出醉人的嘤咛,压都压不住!老赵突然听到这迷死个人的动静,当时都差点哆嗦了出来。

  他已经很多年没听过真人发出这旖旎的动静了。

  而且从这动静中他能判断出来,江思思肯定也特别需要那事,否则绝不至于只搓弄几把,就发出这么迷人的动静来。

  老赵激动了,有些失去理智,探头凑向了江思思那张粉润的小嘴儿。

  可就在即将触碰到那张性感小嘴儿时,江思思睁开了眼睛!这突然间的举动,让老赵吓一跳,直给愣住了。

  江思思也是吓的一哆嗦。

  她原本是羞于刚才的嘤咛,想睁开眼和老赵解释,哪成想,一睁眼睛竟然见到老赵就趴在身前,更(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是把嘴凑上来了!江思思大为羞急,“赵爷爷,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老赵赶紧解释道:“人工呼吸啊,做心脏复苏都要配合人工呼吸。

  电视上也演过的,我以为你在电视剧上看到过,所以就没解释……”江思思微愣,不自禁的回想起电视剧中镜头,好像还真是这样。

  可是、可是,要和老赵亲嘴儿,这、这……这很尴尬啊!正在纠结的时候,老赵问道:“那你会人工呼吸吗?会的话我就不用做了。

  ”江思思哪会这个啊,以前光看到电视上亲嘴儿了,怎么个亲法她根本不知道!当她表示自己不会后,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接受老赵的‘教学’,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着江思思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老赵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恨不得马上把江思思给就地解决了。

  但是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江思思迟早会是他的人,跑都不跑不掉,现在先来品尝一下那张小嘴的味道,伸进去“刺溜”几下,肯定爽极了。

  老赵重新低下头,朝着江思思那张性感的小嘴儿凑了过去。

  距离越近,他看的越清楚,小嘴唇很粉嫩,鲜亮的诱人。

  而且因为江思思紧张的缘故,小嘴儿还时不时的微动几下,更加充满诱惑。

  老赵再也忍不住了,嘴巴直接凑了上去。

  触碰到江思思嘴唇的时候,老赵感觉有点冰,他轻轻的嘬了一口,好软,还有点甘甜,感觉特别舒服。

  只是江思思好像很紧张,嘴唇紧紧的闭着,老赵想品尝更多,想得到更多的时候,结果发现她的牙齿咬的死死的。

  这下老赵也没办法了,只能亲着她又软又性感的嘴唇。

  

新婚之夜当我第一次看到张程的下面时,我甚至有些反胃。

  但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在张程的拨弄之下,居然敏感的有了反应,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原来我如此渴望被男人疼爱。

  我开始期待面前这个我爱的男人能和我彻夜缠绵。

  那天晚上,我们折腾了很久,可是张程无论如何都没有反应,我的热情也渐渐消减了下去。

  张程很难过,我抱着他安慰了很久,告诉他哪怕没有性生活我们也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有一天能够治好他的隐疾。

  他因为我的话感动了很久,更是发誓会一辈子对我好。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于是,我的无性婚姻也从那天开始了。

  张程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对我很好,我也一直享受着老公对我的宠爱。

  可是,我忘记了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那是个夏天,上完最后一节晚课之后,我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已经下班走了,我也准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

  在恐慌之中,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背后传来了响动,一个高大的男人贴近了我的身体,他的呼吸似乎就在我的耳边。

  我想要大叫,男人立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被一支炽热的东西碰上了。

  我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立马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自己面红耳赤的,我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我的力气又怎么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子呢?我被死死的禁锢在他的怀中。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捂着我嘴巴、揽着我腰的男人有多么渴望。

  他咬我的耳朵,在我的脸颊吹气,透着衣服的面料我都能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我害怕极了,但同时心里竟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奇妙的接触让我止不住腿软,全身都开始酥麻起来。

  我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人羞耻的叫声。

  我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流氓的举动时,我应该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自从与老公结婚后,我哪里体会过男人的温柔。

  我只是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宠爱!于是我放缓了抵抗与挣扎,感受着我后身传来滚烫炽热的触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身后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但正是这种神秘感,更让我的身体受到了刺激。

  身后的男人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伸手就撩我的裙子。

  紧接着,就在我的贴身内饰上疯狂地找寻着只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区域。

  厚大的手掌带着温度,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灵活的撩拨着,我原本就酥麻的身体,更是有些站不住了,白皙的皮肤上都泛起了一阵红光。

  在我险些快要沦陷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张程往日里对我的照顾,想起他对我的百依百顺,又想起结婚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对我发过脾气,我清醒了一些,抓住男人的手想要让他停止自己的行为。

  谁知他并不理会我的反抗,反而越发无耻地将手伸进了我衣服的里面。

  当他察觉到我早就有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时,他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在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叫声,以及躲在我身后,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

  男人听起来也越来越兴奋,他靠近我的耳边,吹着热气问我:“你想不想要?”我感觉到他的那里传来滚烫的热度,简直要将我灼烧掉。

  我的心好像要从胸口跳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成型,这种压抑而不能释放的感觉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想尖叫呐喊,我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需要解决我的生理需要。

  可是和张程结婚快有一年多了,我从未在张程的身下感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我仍然保留了身为女人的第一次,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这将多么可笑。

  这一年多里,每次当我有需要的时候,我就只能偷偷的抚慰自己,可是这哪里比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压抑了太久,我也明知道是自己的老公不行,但我也怕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忍住了一个年芳正好的女人的寂寞。

  长时间的压抑在我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让我差一点就克制不住自己那可怕的念头……“谁在里面?”突然,门口亮起了一阵光,吓得我身后的男人立马松开了我,躲到了黑暗之中。

  我转过头,透着月色一看,原来是我们系的教导主任孙涛举着手机闪光灯站在门口。

  “原来是王茜,你怎么还没走?”“孙老师,您怎么也还没走?”“噢,刚刚电路跳闸了,我去看看,马上就走。

  ”孙涛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果不是刚刚孙涛的出现,刚才我可能就顺从了那个男人,我的理智瞬间恢复,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4000.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7430.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7801.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2647.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4476.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3201.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3833.html

https://www.eventbands.top/twd.aspx?198.html